• 北京日报:网络语言暴力不是言论自由

    2019-06-04 14:07:35

    埃塞俄比亚空难,包括8名中国乘客在内的157人不幸遇难,闻者无不扼腕。然而,本是哀悼逝者、抚慰生者的时刻,一些网民却在一位遇难女大学生的微博下面冷嘲热讽、恶语相向,甚至

      埃塞俄比亚空难,包括8名中国乘客在内的157人不幸遇难,闻者无不扼腕。然而,本是哀悼逝者、抚慰生者的时刻,一些网民却在一位遇难女大学生的微博下面冷嘲热讽、恶语相向,甚至还有不少营销号借机消费死者、收割流量。语言之粗俗污秽、腔调之乖戾恶毒,让无数观者愤怒。

      面对生命的骤然凋零、父母亲人的巨大悲恸,但凡有点良知的人都会心生恻隐。可这些“网络暴徒”却没有丝毫“物伤其类”的同情,反而将他人的生死、痛苦视作笑谈,甚至施以荒唐的人身攻击。种种行径,不仅看不到半点对生命的敬畏,更是在挑战道德的底线、法律的红线。眼下,诸如此类的网络暴力,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重新上演。而此次涉事者在一片声讨声中被第一时间封号,亦折射出全社会对这一现象的“零容忍”态度。

      “人之多言,亦可畏也”。这是一个人人都有麦克风的时代,而极具杀伤性的言论经过互联网的投射后,更如同一把“消音的手枪”,无声无息间就能给人带来致命的伤害。“郑州空姐遇害案”中,受害者不幸罹难却被部分网友诋毁侮辱;四川德阳女医生遭人诬陷,不堪忍受网络暴力自杀身亡;一名年仅14岁的广告童星,因难以承受“网络暴力”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一桩桩悲剧告诉我们: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倘若任由网络暴力潜滋暗长,那么谁都有可能成为被伤害的下一个人。

      网络暴力的滋生,很大程度上源于网络空间的匿名性。不少人穿上“马甲”,有了“扩音器”,就任由心中魔鬼肆意妄为,一言不合就开喷,不为求真只为求胜;动辄贴标签、扣帽子,意见相左就是一顿冷嘲热讽;还有的将“枪口”对准弱者,在别人的痛苦中寻找“快意”。他们自以为发表意见是“言论自由”,实则是披着外衣的“语言专制”。信息不过滤、心中无主见,理性就会被情绪裹挟。当一些人只顾自己口舌之快,乌合之众的“集体非理性”便会挑战道德、触犯法规。

      网络不是超拔于现实的“虚拟社会”,“键盘侠”必须为自己的言论承担后果。此前,广东一位网友就因发动人肉搜索,被以侮辱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今年全国两会上,一位人大代表也提出,“从司法的角度,对网络暴力给予重拳打击”。细化相关法规、加大惩戒力度,只有让网络暴力的参与者得到深刻教训,才能破除法不责众的想象。在完善法治的同时,我们也呼唤道德文明在网络层面上的回归。比如,韩国民间发起的“善意回帖”运动,已经让越来越多的青少年树立起友善的网络观念。当文明交流、理性发言成为网上共识,恻隐之心、同情之心成为人人遵循的道德律令时,我们的网络环境才会进一步净化,网络暴力才能失去植根的土壤。

      良善友好的网络,是广大网民之福;戾气横行的网络,是广大网民之祸。我们应及时勒紧“网络暴力”的缰绳,让“消音的手枪”不再成为伤害他人的工具。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